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你来了而转身走了,这是您的错!您走了而不再来这是我的错!

 
 
 

日志

 
 
关于我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秘闻]“东方巨响 大漠天苍朗”——记“两弹一星”功勋陈能宽院士!  

2011-02-28 18:02:05|  分类: 历史秘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巨响 大漠天苍朗”——记“两弹一星”功勋陈能宽院士!

素材:网络

      陈能宽 (1923- )

  湖南省慈利县人,1923年生,男,中共党员,金属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1946年唐山交通大学矿冶系毕业。1947年赴美国留学,1949年获硕士学位,1950年获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物理冶金博士学位。曾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和威斯汀豪斯公司研究员。1955年回国后历任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所研究员,二机部第九研究所实验部主任、第九研究院副院长、院科技委主任、院高级科学顾问等职。1986年任核工业部科技委副主任,1988年兼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

  在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及核武器的发展研制工作中,主要领导组织了核装置爆轰物理、炸药和装药物理化学、特殊材料及冶金、实验核物理等学科领域的研究工作。组织并参加了聚合爆轰波人工热核反应研究以及核装置球面同步起爆的方案制定和研究,在较短的时间内,攻克了技术难关,实现预期结果。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1984年获国家发明奖二等奖,1985年获三项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1999年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历史秘闻]“东方巨响 大漠天苍朗”——记“两弹一星”功勋陈能宽院士!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陈能宽,材料科学与工程专家。1923年生于湖南省慈利县江垭镇。

        1939年,陈能宽初中毕业,他以优异成绩被湖南长沙的雅礼高中录取,并幸运地获得奖学金。1942年,陈能宽以优异成绩被保送进入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矿冶工程系。这时的校长是顾宜孙教授,还有著名力学教授罗忠忱、矿冶教授王钧豪、王叔海等。著名的桥梁专家、老校友茅以升先生,也来讲学。1946年学校迁回唐山,陈能宽毕业了。

        1946年被学校分到天津炼钢厂,当化学分析员。1947年,陈能宽夫妇同时考取了有政府支持的自费留学。他在美国提供入学允许的三所大学中,挑选了耶鲁大学。1948年他获得物理冶金学硕士学位,所写论文为《铜铬合金中的widmanstatten结构》,和导师W. R. Hibbard教授共同发表了。1950年他获得耶鲁大学物理冶金学的博士学位。博士论文题目为《铝单晶体范性形变与再结晶的结构研究》,与导师C. H. Mathewson教授联名发表在美国金属学报上。

        1950年6月至1955年6月期间,陈能宽担任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机械工程系物理冶金副研究员两年,助理教授三年,在这期间,陈能宽曾与三位美国朋友发表多篇论文,有代表性的是:与R. Maddin教授共同写的《金属单晶体范性形变的几何学研究》;与R. B. Pond教授共同写的《铝中滑移带的动态形成》;与K. T. Aust教授共同写的《取向差对铝双晶体范性形变的影响》。这些论文曾引起同行重视和广泛引用。

        1955年6月,他应物理学家C. Zener的聘请,到西屋电器公司研究实验室任研究工程师。

        陈能宽于1955年11月25日,带着一家大小乘威尔逊总统号,从旧金山经檀香山、日本、菲律宾、香港、于12月16日抵达深圳,实现了回国的愿望。

        陈能宽回到北京,1956年任中国科学院应用物理所[后改名物理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金属所研究员。他曾与合作者周邦新院士等研究人员进行过矽钢片的加工织构与再结晶织构的研究,并在铁硅合金中获得立方织构的形成。论文发表在中国金属学报、物理学报、和前苏联金属物理学报上。1959年,他和金属所李薰、龙期威等曾提出“建立晶体缺陷和金属键统一的金属强度理论”的建议。1960年3月,他和陶祖聪赴前苏联考察两月,就金属强度等方面的问题与同行进行过较详细的交流。

        1960年6月,陈能宽被中央紧急调动,到第二机械工业部九院从事“原子能在国防中的应用”研究,即一般说的“两弹”研究。从此,他的研究工作转到新的专业领域中去,默默无闻地工作了30余年,他说自己现在可以说的虽然不多,但自己原有基础知识,有幸能应用于增强国家综合国力和提高国家科技水平,正说明这是基础科学知识可贵之处。在新领域的边缘和交叉,如“内爆学”、核领域中的“冷”实验和“热”试验中的若干技术、以及某些尚在探索中的高新技术方面,通过实践和“拜能者为师”,他有幸亦能偶有所获。陈能宽往往记得多的是与人协作攀登高峰的愉悦,看到中青年成长成材的愉悦。在他的师友集体中间常传的一句话是,我们要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写篇大论文!

        “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陈能宽近年在依然忙的生活中,下定决心,挤出时间,迷上了计算机和“Internet”。他希望“秀才不出门,能闻天下事”,也希望有兴趣和条件时,能够写点什么,寄托自己的愉悦,回顾或展望平凡的科技人生。

        陈能宽教授长期从事金属物理和材料科学方面的研究,在多种金属单晶体形变、再结晶以及核材料在高温高压下的行为方面,解决了一系列的理论和实验问题,并培养了中青年人才,对中国材料科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中国原子弹、氢弹的研制中,他多年组织并参加了爆轰物理、炸药工艺、特殊材料冶金、核技术等有关学科领域的实验研究工作。他一贯倡导技术民主,自力创新,与中国优秀的科学家群体通力合作,做出了自己重要的贡献。陈能宽曾获得1984年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985年和1987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陈能宽曾任九院研究员、副院长,院科技委主任,二机部科技委副主任,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国防领域的首届首席科学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委员,北京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兼职副主任。他现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名誉顾问,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高级科学顾问。1980年受聘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成员。

[历史秘闻]“东方巨响 大漠天苍朗”——记“两弹一星”功勋陈能宽院士!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自1964年起至今,他先后担任第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1945年7月16日5点30分,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拉莫尔多,升腾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朵蘑菇云。19年后,1964年10月16日15时,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西部地区成功地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从而打破了西方大国的核垄断,使我国跨入世界核大国行列。那天试验区一片沸腾。一位刚步入中年的科学家亲眼目睹了这一壮观景象,激动不已。就是他,改写了中国核武器定型方法的历史,创造了有别于世界有核国家的实验方法——冷实验法。他,就是雅礼21班校友,“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陈能宽院士。

    陈能宽从小饱尝民族危亡的耻辱,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找一条“救国之路”,希望有朝一日能用自己的所学报效祖国。

    初中毕业后,陈能宽以最高分考入雅礼中学高中,并获奖学金。读书期间,他的各门功课成绩都十分优异。不久,他被保送入唐山交通大学矿冶系学习。1946年大学毕业后,陈能宽进入天津炼钢厂当实习员。面对工厂萧条落后的景象,他不免有些黯然伤神。

    这年,正值恢复留学考试制度,陈能宽顺利通过了有官价外汇支持的留学考试。1947年9月,陈能宽赴美学习。当时科罗拉多大学、华盛顿大学、耶鲁大学都录取了他,他选择了耶鲁大学物理冶金工程专业。陈能宽靠着在国内打下的坚实的自然科学基础,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取得了硕士学位。1950年,他又获得耶鲁大学研究物理冶金博士学位。导师麦休孙(著名哥廷根学派大师)非常欣赏他的这位东方得意门生,对陈能宽的评价也相当高。

    1950年获得博士学位后,陈能宽接受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聘书,在那里进行金属物理和物理冶金的基础研究。1954年,他又在著名物理学家甑纳教授的聘请下,来到匹茨堡的西屋电气公司任研究员。

    新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深深吸引着海外学子。正当陈能宽准备回国之际,美国发动可能将危及中国的侵朝战争,中国被迫抗美援朝。陈能宽是有国难回。直到1955年秋,中美达成“交换平民及留学生”的协议,他才看到了回国的希望。

    很多朋友对于陈能宽急于回到贫穷落后的中国的行为感到十分不解,他们都劝他不要回国,说留在美国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陈能宽坚定地说:“中国是我的祖国,我不能不爱她。这种爱,就像是被爱神之箭射中一样,是无可阻挡的……!”

    回国后,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会见了归国的年轻科学家:“你们这么年轻,回来给祖国做事太好了!”周总理的话给了陈能宽极大的鼓舞。

    1960年,陈能宽告别了他心爱的金属物理学研究,奉调来到了国家第二机械工业部,从事原子弹的研究工作。从此,陈能宽为了国家的利益,隐姓埋名、销声匿迹达25年之久。由于他严格遵守保密条例,以致他的妻子对于他的工作性质和具体地址也一无所知。

    在核武器研制的初级阶段,陈能宽负责原子弹的爆轰物理实验。在这之前,他从没见过炸药和雷管,但多年的科学积累和刻苦钻研,使他很快进入了爆轰物理的前沿,并全面开拓了中国爆轰物理专业。开始的时候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个脚印。长城脚下,烽火台边,风沙呼啸,人烟稀少,陈能宽率领一支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攻关队伍,在这里日夜奋战。他们在一些废弃的旧提桶中,像当年居里夫人搅拌含镭沥青一样,一次次地改变配方,一次次地试爆。当时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资料和实物,参加试验的人员又全都是“改行”的。在这样的条件下,要攻克被誉为尖端科技的原子弹内爆技术关,谈何容易!陈能宽和他的攻关队伍,夜以继日,用当时手头仅有的计算尺、手摇计算机,甚至用算盘等原始计算工具,进行艰苦卓越的“手榴弹打坦克”、“木船攻军舰”式的攻坚战。他们齐心协力,一起动手制作和安装试验样品,白天做爆轰试验,晚上分析、处理数据。

    当时,正值“三年经济困难”时期。陈能宽,这位曾在美国高等学府和大公司享有优厚待遇的科学家,和大家一样,主动向国家党组织请求:“为了与全国人民共渡难关,我们诚恳地希望降低粮食定量,减少工资收入,并保证不影响科技攻关步伐。”他同广大职工一样,喝稀面片汤,勒紧裤腰带,不论酷暑严寒,奋战“沙场”。常常是一天下来,筋疲力尽,但夜间仍然坚持主持分析讨论。他们惟一的共同心愿,就是早日攻克科技难关,研制出“争气弹”,为国争光!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当时,陈能宽遵循的基本指导思想是:坚持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实验研究必须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为支撑;突出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试验物理学应摒弃任何主观臆断和人为随意性;强调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与作风,反对敷衍塞责和轻率浮躁。经过数十轮的设计,上千次试验,也说不清有多少个不眠之夜,1962年9月,在陈能宽带领下的攻关队伍,终于在化工技术、聚合设计技术、“增压”技术、材料状态方程和相应实验测试技术等多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一切在共和国科技史上,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研制工作在深入,长城脚下的试验场已不能适应迅速发展的需要了。1963年初,陈能宽又率领一支更大却同样年轻的攻关队伍进军青海,向更高的台阶冲刺。

[历史秘闻]“东方巨响 大漠天苍朗”——记“两弹一星”功勋陈能宽院士!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这时,刚到“不惑之年”的陈能宽,已被任命为“四大部”之一的实验部主任和4个技术委员会之一的“冷试验”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他和年轻人一起,奋力拼搏。1963年11月20日,1964年6月6日,在陈能宽直接参与领导下,相继取得了为进行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核爆试验所必不可少的有决定性意义的多个成果。

    1964年2月,陈能宽被任命为二机部九院副院长。这既意味着对他的工作成就的肯定,也以为着身上的担子更重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他马上又投身原子弹的武器化和氢弹的攻关中。中国第一颗氢弹试验时,他是试验现场的总负责人之一。

    “两弹”突破后,作为九院当时主要技术领导人之一的陈能宽,继续参与了我国大部分核试验方案的制订、组织领导与实施工作。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他收入很多精力参与到核试验爆炸方式的转变工作。即从空爆、地爆逐步转向平洞和竖井试验。在实践中,他坚持遵循我国倡导的大力协同精神,靠集体智慧,解决了许多工程于技术上难以想象的问题,从而使我国掌握了地下核试验技术,并带动了近区物理测试技术的发展,为20世纪80年代我国核武器研制技术上一个新的台阶奠定了基础。

    这一点是陈能宽1960调到二机部时“始料未及”的,他不仅在改行后对中国爆轰物理事业的开拓作出了重大贡献,而且由于他扎实的专业基础知识,在“两弹”研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他领导和指导了多种特殊金属材料的冶炼和零部件加工制作,与其他金属物理学家和工程师们一起,为我国特种材料部件制造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20余年的岁月里,他和同伴们参加了中国大部分核试验的方案制订和实验,成功地进行了原子弹、氢弹研制技术的突破以及原子弹武器化的研究。1982年,由他参与领导进行的“聚合爆轰波人工热核反应研究”,获得全国自然科学一等奖。1986年,他同邓稼先一起,作为国家级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领奖代表,登上主席台,接受了国家的最高奖励。

    当年在陈能宽带领下奋战的年轻人,如今都已年过半百,他们回忆起往昔的“峥嵘岁月”,异口同声地称赞陈能宽治学严谨,作风扎实。很多人提到,有的发明创造和科技成果在报奖时,大家都公认陈能宽应该排在第一位,陈能宽却“利用职权”把自己的名字勾掉,谦逊地让给一起攻关的年轻人。

    1984年,纪念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20周年时,陈能宽即兴赋诗一首,其中,“不辞沉默铸金甲,甘献年华逐紫烟”两句,正是他和他的同事们献身于国防科技事业的共同写照。

    1980年,陈能宽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86年,陈能宽被任命为核工业部科技委副主任,并出任国家“863”高技术计划激光技术主题的首席科学家,为国家再开拓一个新的领域继续做出了不懈的努力。1988年,他担任国防科工委科技委兼职副主任,1996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他组织研究队伍,确定研究方向,同时通过这一工作培养年轻一代科技工作者,任务越来越重,视野也越来越宽。从军用到民用,从近期到长远,对我国有关科技领域的发展,他都提出了十分有价值的见解。在众多的荣誉面前,陈能宽仍保持着那种严谨、坦率、真诚的科学家的风范。他还是那样朝气蓬勃,那样头脑清醒。他的一生,已经与新中国振兴科学技术、增强综合国力的事业联系在一起。

    陈能宽在长期科研实践中,以“严”字著称。他工作作风严谨,一丝不苟;他谦虚好学,重视实践,提倡自力创新。无论对学友、长辈或年轻人,均能平等相待。已是“从心所欲”之年的陈能宽,如今又迷上了计算机和因特网。

    陈能宽在繁忙的学术生涯中,仍然自勉:“不甘迟暮,壮心不已”,“奋飞莫停”。他虽然已八十三岁高龄,但仍在拼搏,仍在攀登,仍在当今世界的科学高峰前鞭策自己,展望未来。

    2006年4月,陈能宽不幸摔伤了腿,股骨脱臼,一年多来很少走动。3月2日下午,当他在北京出席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时,噩耗传来:彭公走了!那位与他共度“两弹一星”日夜的忘年交、那位朴实的长者、那位曾与他有10年诗词缘的彭公永远地离开了,他再也不能听到彭公亲切地喊他“老陈”了。

    噩耗来得那么突然。

    “如果彭公身体还可以,他一定也会出席这个会。”陈能宽一听说记者要采访关于彭桓武的事,立刻答应。开完4个小时的会后,他匆忙吃了晚饭就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彭公比我大近十岁。我上世纪60年代从美国回国进当时的二机部第九研究所时,彭公是副所长。他是长者,也是我的领导。我把他当老师,而他可不把自己当老师,他叫我‘老陈’,我称他‘彭公’。他非常随和,别人都这么叫他。”陈能宽脸上泛起了亲切的笑容。

    陈能宽和彭桓武一样都是“两弹一星”元勋。当时,他们一个搞试验,一个搞理论。一样的科学理想、一样的科学目标让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的友谊也从此开始。

    陈能宽说,彭桓武虽然是搞理论的,但对试验也很关心,他们经常在一起交流科学问题。

    “很多人都以为我们在一起只会谈科学谈研究,其实我们的话题很多,即使是在做‘两弹一星’研究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从来不会冷场,都是抢着说话,从科学问题到诗词,甚至到天文地理、宗教。偶尔也会拉家常,他给我讲他的父亲、爱人、儿子……”

    陈能宽说,其中,有一个问题是他们每次闲谈或谈话必不可少的,就是关于年轻人的培养。“彭桓武常说,摸爬滚打应该是在年轻的时候,年纪大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年纪大的人就做两件事:一是把握方向,让年轻人少走弯路;其次是培养年轻人,不光是技术方面,也要在道德品质、修养方面进行培养。”

    彭桓武和陈能宽都有一个爱好就是喜好格律诗词,谈诗赋对是两位老人一生的乐趣。1996年,陈能宽写了一幅对联,上联是:“回顾三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他对自己的下联不满意,就把上联寄给了彭桓武,彭桓武回应:“俯瞻洞庭湖内外,乾坤日夜浮:洞庭湖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简直绝对。我在上联中用了岳飞的诗句,他就在下联中用了毛泽东的词,不仅形式工整,内涵也很深奥。”

    “彭公很欣赏中国的文化,他是一位很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的长者。”陈能宽说,彭桓武文化根基很深厚,不仅自己说话言简意赅、非常严谨,而且还教导年轻人向西方学习时应该有选择地学习,应该继承中国的传统。

    谈起诗词,谈起中国传统文化,让陈能宽印象最深的是2005年春天他去彭桓武的新家拜访:“他搬到新房子后,邀请我去他家作客,我也一直说要去拜访他。那一次不是简单的串门,是很正式的拜访,我们整整聊了两个多钟头。”即使过去两年了,陈能宽仍对那段经历记忆犹新:“他给我讲为什么要那么对我的上联,还打开电脑给我演示他电脑里的东西,给我看他的新诗……他居然把自己的诗集全部打进了电脑,让我很佩服。”

    谈到这里,陈能宽停顿了一下,声音哽咽:“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都两年了,可我觉得时间并没有那么久,仿佛就是昨天的事情,一点一滴都历历在目。”陈能宽说,那天临走时,彭桓武还执意送他下楼,在电梯里他们还继续聊。

    “彭公依依不舍,最后我说,多保重啊!他笑着说,我身体挺好的。”

    谈起彭桓武,陈能宽有说不完的话,84岁的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下午已连续开了4个多小时的会没有休息过,似乎忘了他的腿伤没有完全好。当他的助手提醒记者采访该结束时,陈能宽却拿起报纸,指着本报一篇报道彭桓武最后时日的文章说,他本来还打算去医院看彭桓武,但没有想到这么快噩耗就传来了。“能不能拜托你们记者把去看过他的人都采访一下?我们是40年的工作忘年交,我很想了解他最后的时刻,我相信很多人也都想知道。”

 

[原:大图音画]春天的味道!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欢迎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大图音画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星星音画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精彩视频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节日祝福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电脑软件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博客制作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图文链接篇

[原]中国首部原生态民歌音乐电视连续剧《西口情歌》在河曲开拍!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生日素材篇

  评论这张
 
阅读(84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