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你来了而转身走了,这是您的错!您走了而不再来这是我的错!

 
 
 

日志

 
 
关于我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网易考拉推荐

【抗日战争】爆炸声声镇渤海——记山东渤海地区民兵英雄陈宝凤!  

2012-12-25 18:04:41|  分类: 抗日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爆炸声声镇渤海——记山东渤海地区民兵英雄陈宝凤!

素材:网络

陈宝凤爆炸真有名,
  他那个爆炸弹渤海都闻名。
  武代大会上啊,
  追认为英雄,万古留美名。
  ……

  这是当年流传在鲁北清西区抗日根据地的一首民谣。歌中赞颂的陈宝凤,乳名大安子,是山东省高青县寨子乡丁家村人。1925年生,1941年冬参加革命,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丁家村民兵飞行爆炸组组长。1944年1月在保卫抗日根据地的战斗中牺牲,是远近闻名的民兵英雄。
  1941年腊月的一个晚上,陈宝凤的伙伴陈孝敬来找他,神秘地低声说:“哎,咱老百姓的队伍过来了,第三旅派二团常驻在咱们这一带,领头的政委叫李曼村,参谋长叫韩子衡。他们说要在这里组织民兵联防,要建立广北至邹(平)长(山)的交通线,叫‘红色走廊’。咱们苑三区是这条交通线上的咽喉。李政委他们夜里常常到咱村北的寨子村去。”
  “咱也去!”宝凤高兴地拉着孝敬就要走。
  “别慌!”孝敬说:“你愿意当民兵就行,不一定要到队伍上去。”
  “那咋打鬼子?”宝凤急切地问。
  孝敬说:“咱三区已建立了三中队,马指导员找过我,让我在咱村组织民兵队,你算一个还不行?”
  宝凤明白了:“中,你是当头的,咱听你的。”
  陈宝凤被选派到三旅二团去学习爆破。他在鲁南,在胶东,学习各种地雷的特点、埋法,地形、地物的利用,就连各种不同地雷的重量,他都记得烂熟。正是收麦子的时候,他又回到了家乡。
  “以丁家民兵为主,咱也成立爆炸组,你任组长。”二团政治委员李曼村听了陈宝凤到外地学习的汇报后,郑重地对他说:“眼下敌人搞‘蚕食’,妄图卡断我们的交通线,使我断绝联系。你们三区南北只有七八里长的根据地,又处在交通线要点,正是我们‘红色走廊’交通线上咽喉之地。敌人要在魏家堡安据点、修炮楼,这给我们活动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你们爆炸组要设法牵制敌人,使魏家堡的炮楼晚修,慢修,修不成。如果修起来,也要炸掉它,确保我们的交通线畅通无阻。”
  宝凤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千斤重。他坚决地表示:“李政委,我明白了,你放心,有我大安子在,魏家堡炮楼修不成,咱们的交通线断不了!”
  陈宝凤带上地雷,回到丁家村,找到陈孝敬,把民兵叫齐,传达上级的指示。大家都很高兴,决定连夜埋雷,炸掉日军的运粮汽车,打响头一仗。
  天刚破晓,宝凤的爆炸组已经在高城通往魏家堡的碎石公路上挖了条一人多深、五尺多宽的沟,埋了6个地雷。当太阳一竿子高时,从南边驶来一辆运料的汽车,车上坐着日军、伪军各3人,载着满满的一车木头。汽车来到魏家堡北,刚要往东拐,司机突然发现公路上挖了条大沟,急忙刹车到沟边观察,“轰隆”一声巨响,尸体飞上了天。母雷一响,汽车跟前的子雷也响了。轰隆隆连声爆炸,日军和伪军随着木料车飞了起来,又重重地甩在路旁的深沟里,汽车和木料着了火,押车的6个敌人当场死了4人,剩下的两个往高城跑去。
  胜利和成功,鼓舞了爆炸组的全体民兵。陈宝凤说:“这次鬼子吃了亏,会来报复。我们要针对敌人活动的规律,再狠狠地给他一下子!”大伙一合计,当天夜里又在公路两侧的一个破窑埋下了子母连环雷。
  第二天上午,敌人果然出动了。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两个小队,从高城沿着公路往魏家堡扑来。伪军在前,日军在后,扑到破窑前。日军小队长跳下洋马,走上窑顶,举起望远镜四下搜寻可疑的目标。两个伪军小队长也跟着上了破窑。日军小队长正在四下观望时,突然“轰隆”一声响,不知谁踩响了母雷,紧跟着窑上的子雷也响了,日军小队长和一个伪军小队长都被炸飞了,23个敌人死伤近半,剩下的残敌慌忙抬着尸体往高城逃去。
  陈宝凤和战友们又研究了下一步的计划。他们分析,敌人连吃两次亏,当天不会出来活动。于是便在当天夜里带着地雷,来到魏家堡修炮楼用的木料场前。
  快到半夜了,天黑得像锅底一般,村里除了时而传出狗叫声外,没有一点动静。木料场由日军一个小队和伪军一个小队看守。敌人用层层铁丝网把木料场封住,又在旁边盖了岗棚,认为“万无一失”,放松警戒,在屋里呼呼地睡大觉。
  大家在木料场外观察了一会儿,宝凤便带上嘉吉、嘉兴,悄悄摸到木料堆下,挖了坑,埋了3个雷,又往木头上浇些煤油,划了根火柴一扔,大火着起来,守护木料的值班敌人,从睡梦中被惊醒,赶忙鸣枪报警。其他敌人提着水来救火,慌手慌脚地一拥,“轰”地一声响,3个日军倒下了,剩下的再也不敢往前凑,眼睁睁地看着木料被烧光。
  眼看着魏家堡的炮楼一天天高起来,陈宝凤焦急得火烧火燎。夜里,他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个不吸烟的人,也拿起了旱烟袋,刚抽一口,便呛得直咳嗽。他几夜没睡好觉。眼睛布满了血丝,眼皮也有点红肿了。这天中午,娘喊他吃饭,他心不在焉地往凳子上一坐,一下子坐歪了,摔了个跟头。他从地上爬起来,猛然悟出了一点道理,顺手拿起筷子,在碗沿上压来压去……
  一种试制挟子二起雷炸敌人的方案,考虑成熟了。他找来了皮条和竹子,很快制成了二起雷,在高城据点的敌人出来抢粮前,在公路上埋了这种地雷。
  日军队长龟田鬼得很。第二天,他用5头牲口拖着碌碡和平整土地用的一种农具,呼呼隆隆从南往北扫来。敌人见一路没有地雷爆炸,大摇大摆地走过来。突然二起雷爆炸了,几个日伪军肚子开了花,脑袋搬了家。敌人四处狂奔,牲口、车辆横冲直撞,又触发了沟边、路旁的连环雷,刹那间雷声四起,把敌人炸得稀里哗啦。龟田捂着炸伤的左眼,猛踢马肚,带着几个残兵往据点逃去。这以后,敌人再也不敢轻易出来“扫荡”了。
  “鬼子不出门,咱把他请出来!”宝凤向战友们提出了自己的新打算。这天擦黑,嘉兴、孝敬二人拿着枪,提着桶,悄悄走到离魏家堡不远的抗日沟里隐蔽起来。天黑了,两人朝炮楼里“叭叭”打了几枪。炮楼还未修完,却已驻上了敌人。敌人听到枪声,便用机枪扫射。嘉兴、孝敬照宝凤的意见,又转到炮楼西面、南面,点着鞭炮放在铁筒里劈里啪啦一个劲儿地响,敌人以为被八路军主力包围了,机枪、小炮闹腾了一夜。
  这时,宝凤和嘉兴,已经带爆炸组摸到十六里堡村西头的汉奸办公处前。这里离高城7里,离魏家堡8里,敌人路过这里时总要休息休息。办公处里的汉奸白天在这里值班,夜里都回家。宝凤和嘉吉跳墙进院里,见此屋门上挂着一把牛鼻子锁,嘉吉搬起石头刚要砸,宝凤忙说:“慢,咱不能留下痕迹。”他轻轻一推门,门扇错开,把手伸进门缝里,使劲往上一端,把一扇门卸下来。进屋后,宝凤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便把两个地雷埋在办公室椅子的跟前。
  魏家堡的敌人打了一夜枪炮,弹药差不多打光了。第二天一大早,高城据点里两个小队的日军赶忙扛着子弹箱往魏家堡送去。他们来到十六里堡,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便进汉奸办公处的屋里休息。两个日军小队长走到椅子的跟前,霎时,两个地雷一起响,子弹箱也跟着爆炸,连屋顶都炸飞了,20多个日军死伤大半。
  转眼到了1944年1月。陈宝凤经过几次大的飞行爆炸,搞得敌人坐卧不宁,心神不安。敌人挖空心思,四处侦察搜捕陈宝凤。
  陈宝凤得知这个消息后说:“我每天要埋雷三到五处,一定叫他们有来无回!”可是,连续一个月艰苦紧张的战斗、劳累,病魔向这个铁汉子袭来。
  这天晚上,宝凤和区中队驻在谢家庄。连续高烧5天的陈宝凤在夜深人静时对陈嘉兴、陈孝敬说:“走,到魏家堡去,给敌人送点礼。”嘉兴、孝敬劝他:“你的病还没好,待一两天再去吧。”宝凤一拍大腿说:“咱又不是泥捏的,能顶得住,走!”
  到了魏家堡炮楼下,宝凤对嘉兴、孝敬说:“我看咱把‘西瓜’埋到吊桥头上,等明早敌人一出来,给他个窝里炸。”说罢,提起地雷便要走。嘉兴、孝敬拦住他:“不,这次你光看着我们就行了。”宝凤说:“我是党员,还是我去,你们做好警戒。”说完,迅速摸到敌人吊桥边,放下“万宝囊”,取出小锨开始挖坑。寒冬腊月,地冻得棒硬,在敌人眼皮底下埋雷,又不能弄出响声。他吃力地一下一下地挖着,终于挖好了坑,放上雷,盖上土……突然他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直冒金屋,猛地歪倒在地。就在这同时,地雷爆炸了,年仅18岁的陈宝凤,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陈宝凤牺牲后,渤海地区领导机关授予他“民兵英雄”、“特等爆炸大王”荣誉称号;他所领导的爆炸队被命名为“大安子爆炸队”。

  

[原:大图音画]春天的味道!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欢迎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大图音画篇

星星音画篇

精彩视频篇

节日祝福篇

点击头像进入彼岸桃花博客

电脑软件篇

博客制作篇

图文链接篇

生日素材篇

  评论这张
 
阅读(91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