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你来了而转身走了,这是您的错!您走了而不再来这是我的错!

 
 
 

日志

 
 
关于我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镜头]从上甘岭“死人堆”中爬出来的罗定人——访战斗英雄黄治平!  

2012-06-11 17:53:41|  分类: 历史镜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上甘岭“死人堆”中爬出来的罗定人——访战斗英雄黄治平

素材:网络

       黄治平,是黎少镇坡塘村人,退休前在肇庆市卫生局工作,现年83岁。

   58年前,他参加了抗美援朝的战争,是著名的上甘岭战斗的英雄和17名幸存者之一。最近,笔者采访了这位上甘岭战斗的英雄。

         从解放大西北到转战朝鲜

  195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四总队在阳江招生,黄治平报名应征,从此,成了第二野战军第15军的一名学员和解放军战士,参加了解放大西南的战斗和剿匪战斗。

  1951年3月,由于第十五军一直在进行剿匪作战,战备程度高,士气旺盛,又没有担负地方建设任务,就作为第二批志愿军入朝参战。此时,军辖第二十九、四十四和四十五共三个师,(原辖第四十三师1950年12月改为云南昭通军区,另将原第十军第二十九师编入)全军约五万余人。

  为按时入朝参战,黄治平和他所在的15军战友一起,从大西南行路到汉口,再坐火车到河北,整装后到达丹东,于1951年3月29日下午3时,一路风尘的黄治平雄赳赳地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斗。

  “与电影上的情景不同,我们是步行大桥过鸭绿江的。人均背着40—50斤重的行李和装备”,黄治平说。“刚到夜晚,部队就与美军打仗了。那时,我们的武器不如美军,就采取诱敌‘入袋口’、‘包围’等有效办法,打了一仗仗胜仗”。

  黄治平说,在朝鲜战场打仗非常艰苦,那时,部队白天一般都是隐蔽,晚上行军或打仗。由于美军的狂轰滥炸,朝鲜的山,几乎是没有树木的颓头山,隐蔽也非常困难。曾有一战士反穿棉衣露出了白色,导致被美军发现,引来了非常猛烈的轰炸,损失很大。此外,由于语言不通,进入“入袋口”或“包围圈”时向美军喊话“缴枪不杀”等,美军士兵听不懂,仗只能“硬打”。

  黄治平说,入朝后,十五军参加了第五次战役。据资料介绍,在第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歼灭美军第二师三十八团大部和第三师一部,取得了不小的战绩。在战役第二阶段,志愿军的撤退被美军的反击打乱,局势异常险恶,因连日恶战减员高达1.5万,几乎占全军三分之一的第十五军,被紧急调往南芝浦里地区实施防御,以阻止美军的快速推进,掩护友邻重新集结部署。在缺粮少弹的困难情况下,在角屹峰、朴达峰一线组织防御,抗击着美军在绝对炮火优势下的猛攻,战斗极其艰苦卓绝,阵地几度易手,每个阵地上都多次发生惨烈的白刃肉搏,十五军殊死恶战整整十昼夜,以2000人伤亡的代价,歼敌5700人,坚守住了阵地。对战线的稳定,粉碎美军行进间占领铁原、金化,切断东线志愿军退路的企图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战后,彭德怀满怀激情地致电十五军:“我十分感谢你们!”在彭德怀数十年军事生涯中,这样充溢着感情色彩的电报是非常罕见的,十五军在作战中的优异表现,由此可见一斑。战役结束后,元气大伤的十五军作为战略预备队,调往后方休整长达九个月,其间先后补充了8000老兵和9000新兵,恢复了元气。

        上甘岭战役奠定了朝鲜的南疆北界

       部队边打边进,美军边打边退。1952年10月,作为战略预备队的第十五军调往中部战线,接替第二十六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开进了上甘岭。

       五圣山山下,有五个高地犹如张开的五指,在上甘岭的597.9和537.7两个高地,就是其中的拇指和食指,面积仅3.7平方公里。上甘岭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五圣山失守,那斗流峰、西方山就失去依托,整个中部战线便有全线崩溃的危险。史载,1952年4月,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桧仓志愿军总部召开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会上决定将战略预备队第十五军调往中部战线,接替第二十六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会议结束后,彭德怀特地留下了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叮嘱他:“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关键,失去了五圣山,我们在两百公里范围将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对历史负责!”可以说,半年后的上甘岭之战是彭德怀在朝鲜部署的最后一战,战役胜利的辉煌中就闪烁着这位元帅在排兵布阵上的卓越才智。

  黄治平说,开始时,上甘岭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英雄邱少云发生在上甘岭战役前的一次战斗。美军发现,上甘岭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据此,美军与我军对上甘岭展开了激烈的、反复的争夺,随着兵力、兵器投入的逐步增加,上甘岭战斗演绎为“上甘岭战役”。

  当时在主力师——45师135团的步兵营当军械员的黄治平说,10月12日上甘岭时,是所在的7连连长张继发(电影《上甘岭》称张金发)带领我们100多人边打边冲上甘岭主峰的。张继发是河北人,他是个很有智慧的人,组织能力好,有计划。我们的防地与美军的防地很近,仅百米左右。面对美军世界一流的武器装备,加上没有制空权,地面炮火也很少的十五军来说,坑道是我们唯一可行的山地防御选择。进入防地后,我们就立即构筑坑道。依托这些坑道,我们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即使敌人占领了山头,还可以继续在坑道内坚持战斗,配合反攻部队歼灭敌人,夺回山头。坑道,显示了在敌人优势火力下进行防御作战的巨大作用,使志愿军取得了依托坑道进行防御的好经验。

  黄治平说,在上甘岭打仗,弹药非常宝贵。我们的武器弹药补充,许多是担架营的战友送上来的,他们来时,抬弹药上来,下去时抬负伤的战友下去。担架营的艰辛和流血,令当时的师长崔建功流下了热泪。

  黄治平对异常惨烈的上甘岭战役依然记忆犹新:

  ——不少战友牺牲在战场上,长眠朝鲜大地。上级通知7连连长张继发撤下来,他坚持战斗在第一线,他说:身边这么多战士牺牲了,我要多杀敌人为他们报仇。至11月3日换防时,我们连从上甘岭撤下来时,只有连长、副连长和我等8人。十五军战后编撰的《抗美援朝战争战史》中说道:“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拉响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舍身炸敌地堡、堵敌枪眼等,成为普遍现象。”也只有这样一个民族的优秀儿女,才能这样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

  ——由于美军对坑道部队与后方的交通线实行严密炮火封锁,使得坑道部队粮尽水绝。粮没了、水没了、药也没了……,上甘岭的战友们“饮尿”解渴,确有此事,也有舔坑道上的、只有湿润的渗水解渴的。至于食饭,是无饭食的。上甘岭的日日夜夜,只能食到压缩饼干。但坚硬的压缩饼干和干燥至极的口腔及食道根本无法吞咽。一把干粮一把雪,也是当时的写照。

  在上甘岭打仗,我们靠的是意志。美国人至今也想不通,上甘岭为什么会打不下来。

  ——上甘岭没有树木,全是一半铁屑、一半弹壳的浮泥,且深至膝头。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打仗,官兵一致,同心同德。当时,战友在战场上还有1个苹果,炊事员送给连长张继发食,连长送给战士食,反复传了几遍,大家都舍不得食。最后,连长把这个苹果鎅开,每人一片,于是“一只苹果”的动人故事就在坑道里产生了,电影《上甘岭》这组动人的镜头,正是来自这一动人的真实故事。这只苹果所表现出的人民军队团结友爱,永远留在无数人的心中。
    上甘岭战役后,我随部队集结在海岸线,准备同美军再打仗。由于美军中再没有向我们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了38度线上。定格国际主义精神、定格朝鲜的南疆北界,这是上甘岭战役的意义

       用“脑”打胜仗

  黄治平说,“我们同美军打的是拉锯战。我们根据战场上的美国士兵不灵活,行动较笨缓的特点,当敌人冲锋时,放近才打,一般放至40—50米才开枪打,最近的放至10米才打。在上甘岭的日日夜夜,我们不知打退了多少次敌人的进攻”;

  “在朝鲜打仗,我经历了无数的炮火、与敌人无数次交战,都没有负伤,主要是我善于用脑打仗”, 黄治平说。打仗时,一要善于观察地形地貌,占领有利位置;二要以“以快打慢”,把想消灭自己的敌人先消灭;

  “在上甘岭,我还积极当好连长张继发的“参谋”,发挥自己特有的军事知识,给连长出点子,提建议,所以连长特别喜欢我,有事都找我商量”。

  1954年4月,黄治平随部队回国,胜利完成了抗美援朝的历史重任。1964年转业到肇庆卫生局工作。工作期间,黄治平和他的连长、战友相聚,共忆上甘岭的艰苦岁月;广东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他,采访的记者亲自听黄治平讲述上甘岭关于传苹果等真实故事……

[原:大图音画]春天的味道!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欢迎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