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你来了而转身走了,这是您的错!您走了而不再来这是我的错!

 
 
 

日志

 
 
关于我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网易考拉推荐

【解放战争】老英雄讲解放郑州的战斗故事 那一仗,贾鲁河的水都被染红了!  

2013-04-06 18:06:51|  分类: 抗日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英雄讲解放郑州的战斗故事 那一仗,贾鲁河的水都被染红了!

素材:网络

 60年前的今天,英勇的解放军战士用自己的鲜血乃至生命换来了郑州的解放。这一仗,是由中野第九纵队作为主力,在一纵、三纵、四纵的配合下进行的。为缅怀那些为解放郑州而牺牲的烈士,纪念解放郑州60周年,我们特意寻访了四位参加过解放郑州战役的九纵老战士,听他们讲述当年那场惨烈的战斗。

  早上七时解放郑州战役打响

  被采访人:靳钟,88岁,焦作沁阳人,时任中野九纵79团参谋长(离休前系某军副军长)

  “解放郑州是解放整个中原的一大步骤,同时也是发起淮海战役、同国民党军实行战略决战的前提。”一见到靳钟,这位老红军就告诉记者,1948年10月的郑州战役对推进中原战局的进程有着重大政治军事意义。

  1948年9月初,蒋介石急令国民党驻新乡之40军李振清部及第12绥靖公署率106师、268师移防郑州,企图继续控制平汉、陇海两大铁路枢纽战略要地。中原局、中原军区决定乘敌立足未稳之时全歼守敌,遂于10月13日下达了作战预先号令。

  1948年10月19日,中原局、中原军区正式下达作战命令,决定22日夺取郑州。陈赓、陈锡联、杨勇、秦基伟同志在禹县拟定具体作战计划:一纵队于郑州以东、三纵队于郑州以南、九纵队于郑州以西以北、四纵队为第二梯队,对郑州实施向心突击。

  “19日黄昏,我们79团赶到荥阳稍作休整。21日晚部队分路向郑州北推进,并于当晚11时许摸黑秘密进到薛岗、苏家屯一线。”靳钟说,敌守军发现被合围后,开始向北逃窜,却钻进了我军已经张好的“口袋”里。22日凌晨6时许,我军发现敌人大部队聚集于老鸦陈,便迅速做好战斗准备。7时左右,解放郑州战役开始打响。经过一天激战,薛岗、苏家屯阻击战斗结束,并于22日中午拿下郑州城区。23日凌晨5时,逃窜至邙山的敌军被我军全歼,紧接着,我华北野战军第14纵队歼灭黄河北岸桥头守敌。至此,郑州战役胜利结束。

  靳钟说,此战全歼国民党40军两个师、第12绥靖公署,总歼敌1.1万人。重要的是,这场战役住了黄河大铁桥,对当时及建国后国家经济建设都起到了重大作用。

  周总理为他改名“孙福生”

  被采访人:孙福生,80岁,许昌县蒋平集人,时任中野九纵79团二营五连一排一班班长(离休前系郑州市金水区武装部部长)

  孙福生原来叫孙复生,他参加过解放郑州、淮海战役等战斗,并在上甘岭战役中立下大功,被授予抗美援朝一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的称号。1952年国庆,他在中南海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周总理笑言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将他的名字改为“孙福生”。

  记者见到孙福生时,他一身戎装,胸前挂着的数枚勋章让人肃然起敬。“22日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听见老鸦陈那边打响了。战士们都铆足了劲儿要打‘老铁头’。”孙福生说,“老铁头”是大家给李振清起的外号,因为当时李振清是新乡、新郑等郑州周围各个地方保安团的头儿。不一会儿,敌军逃至薛岗,激烈的战斗打响了。孙福生说,敌人先派两个营打冲锋,被我军击退,遂又派两个团打冲锋,又被我军击退。

  “第三次,李振清派130人的决死队来打冲锋,他们身上都披着大刀,腰里挎着冲锋枪,气势汹汹地往前冲,看样子是要拼死打开一条血路逃生。但,咱们也不是好惹的。”孙福生说,靳钟参谋长让战士们上刺刀,准备和敌人拼刺刀,就在这时,副团长孙家贵被敌人的子弹打伤,“我们都喊着要报仇,说和敌人拼了,拼死一个够本,拼死两个赚一个,但靳参谋长让我们冷静,说现在不是报仇的时间,一定要保存好自己消灭敌人。”于是,战士们在工事里拉开枪栓、攥紧手榴弹的引线,时刻准备消灭敌人。慢慢地,敌人上来了,参谋长一声令下,战士们掷出手榴弹、抠响机枪,和敌人打得火热。

  “最后,大家和敌人拼起了刺刀。”孙福生回忆说,有一位名叫华四的战士,腹部被敌人刺伤,但他却将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肚里,左手从腰里艰难地抠出两颗手榴弹,用嘴咬开引线,让战友们离开,炸死9个敌人,也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见到战友牺牲,同志们都冲了上来,敌人跑,我们追,快到柳林的时候敌人投降。我们一班捉住45个敌人,缴获步枪、轻重机关枪七八十支。”孙福生说,战斗打了一天,我军大获全胜。

  一个连顶住敌军两个团5次冲锋

  被采访人:刘振昆,76岁,郑州巩义人,时系九纵25旅74团宣传员(郑州市军供站离休干部)

  在郑州战役中,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西北的双河桥、薛岗、苏家屯地区。74团奉命在双河桥构筑防御阵地,阻击新乡增援郑州之敌和郑州可能北逃之敌,时年16岁的刘振昆也随部队参加了这场战斗。

  “提起双河桥阻击战,就得讲讲闻名全国的战斗英雄刘子林。”刘振昆告诉记者,在这次战斗中,刘子林带领的8连发挥了尖刀般的作用,连续打退敌军5次冲锋,使敌40军未能前进一步,对巩固双河桥阵地起了重要作用。

  刘振昆说,刘子林是河北武安人,不满12岁就参加了八路军。解放郑州时,时年22岁的刘子林已经担任74团8连连长两年之久。接到上级交给的任务后,刘子林带领8连战士立刻进驻到双河桥。当时,郑州之敌发现我一纵队已进至郑州东北的祭城地区,三纵队已进至城东南十里铺地区后,畏惧被歼,遂于22日5时许弃城向北逃窜,后大部龟缩于老鸦陈。7时许,敌军先头两个营遭遇顽强阻击,不得前进。10时许,敌军急令驻守古荥镇的318团、邙山守敌115团全力向双河桥、杜岗阵地发起猛烈攻击。

  “那一仗打得很激烈,贾鲁河的河水都被染红了,战士们越战越勇,誓与阵地共存亡,直到打退敌军。”刘振昆说,战斗结束后清理战场时,他们在河里捞出很多枪支。“刘子林在战斗中右手负伤,仍坚持不下火线。”刘振昆说,8连是战斗力很强的连队,善于打攻坚战。当敌人第五次攻击时,刘子林果断命令集中全连的火力掩护,他自己担任突击队长带领十几名战士向敌军薄弱之处猛打猛冲,一下子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阵势大乱。

  “除了刘子林这位战斗英雄外,还有一位“盘肠大战”英雄侯玉全的事迹也很突出,他是我心中永远的英雄。”刘振昆满含着热泪回忆起那场惨烈的战斗,“侯玉全是我的战友,双河桥阻击战中他接连刺死3个敌人后受伤,把流出体外的肠子塞到肚子里后又继续与敌人拼杀,最后牺牲在阵地上。”

  当天下午3时许,九纵各部向被压缩在老鸦陈村的敌军发起总攻,穿插分裂,最终一口口将敌军吃掉。

  一铁锹铲下去保住了黄河桥

  被采访人:亢西林,80岁,洛阳宜阳人,时系九纵27旅80团一营通讯员(离休前系某部师参谋长)

  “强攻邙山是在23日拂晓,我们团主力从邙山东南坡及铁路两侧攻击敌人。”亢西林回忆说,由于敌人工事坚固,炮火封锁严密,我军两次攻击均未成功,数名战友牺牲。当时,部分指战员产生了急躁情绪,背上炸药包、手榴弹准备死打硬拼,为了减少伤亡,旅长崔建功命令部队停止攻击,根据敌人不敢近战夜战和天黑时不易发挥炮火优势等弱点,待天黑时再进行攻击。

  “下午4点半左右,3营开始猛烈攻击邙山主峰以吸引敌人炮火和注意力,我所在的一营一连、三连则分两路趁机沿山脚和铁路攻取黄河大铁桥。”亢西林说,当三连连长陈荣先、指导员周万成带领战士冒着敌军火力冲过约100米的开阔地后,眼前一道七尺高的铁丝网和一条一丈深、八尺宽的壕沟挡住了前进的道路。“三排长何恩贵不顾手脸负伤,机智地指挥战士把被子搭在铁丝网上,一个一个连滚带爬地下到壕沟,又搭人梯爬出壕沟,接连攻下7个地堡和一个炮楼,将残敌压缩在一条深沟内予以消灭。”

  当时,为了延缓我军的前进,敌军用汽油、木柴、道木点燃了一道火障,但是为尽快抢占黄河大铁桥,有的战士衣服被烧着也顾不上扑灭,而是以最快最猛的动作冲过火墙,用冲锋枪、手榴弹消灭了桥头堡内的敌人。

  “能安全保住黄河大铁桥还多亏了一连三排长王化日那一铁锹。”亢西林说,当时上级命令安全占领黄河大铁桥,而根据情报,敌军在桥上放了炸药,有可能狗急跳墙炸桥。“冲上桥后,王化日和七班长李永安很快就抓住一名俘虏,由该名俘虏带路跑到第四个桥墩找到炸药,王化日飞快地用桥上的铁锹将未来得及点燃的导火索铲断。”

  亢西林说,安全保住当时“中国第一”、“亚洲第二”的京汉铁路大铁桥后,他和司号员打出3发红色信号弹,向指挥部报告圆满完成任务,占领了黄河大铁桥,截断了敌军北逃新乡的退路。邙山顶上还在继续顽抗的敌军见北逃无望,也停止了抵抗,被80团3营及友邻消灭。

  “那天晚上的收获颇丰,仅我们一营就消灭敌人900余人,缴获武器上千件及弹药库数座,战后三连受到集体记功,一连荣获嘉奖。”

  10月24日上午,九纵队一部与十四纵队一部在黄河铁桥上胜利会师。至此,郑州战役胜利结束。

[原:大图音画]春天的味道!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欢迎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大图音画篇

星星音画篇

精彩视频篇

节日祝福篇

点击头像进入彼岸桃花博客

电脑软件篇

博客制作篇

图文链接篇

生日素材篇

 

  评论这张
 
阅读(126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