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星星博客小屋

你来了而转身走了,这是您的错!您走了而不再来这是我的错!

 
 
 

日志

 
 
关于我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名将]来自深山的海军上将尼米兹!  

2014-05-04 18:50:18|  分类: 世界名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深山的海军上将尼米兹!

素材:网络

        1885年2月24日,尼米兹出生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弗雷德里克斯堡的一个德国移民家庭,父亲在他出世前已不幸去世了。在小尼米兹的童年时期,他的祖父对他进行了关于大海的启蒙教育。

  由于家境贫寒,尼米兹在读完中学之后,就到姨母开办的旅馆当职员,以微波的薪水接济自己的家庭。为了争取进一步学习深造,尼米兹决定报考军校。1901年9月,16岁的尼米兹迈入了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的大门,开始了他一生漫长的海军生涯。
  
  在海军学院里的尼米兹非常用功,除了认真完成正规的科目学业之外,他特别注重课外的学习内容,他认为“有些最有价值的经验不是从书本中能学到的”。1905年1月,不满20岁的尼米兹以非常优异的成绩提前毕业,并立即登上美国海军亚洲舰队的旗舰“俄亥俄”号战列舰,进行为期两年的海上实习。1905年底,日本天皇在花园里举办盛大宴会庆贺日本海陆军在日俄战争中获得的胜利;正停泊在东京湾里的“俄亥俄”号旗舰派出包括尼米兹在内的6名学员当作代表前往赴宴。年轻的美国海军学员们在宴会上见到了刚刚因对马海战大捷而名震整个世界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东乡平八郎大将,并由尼米兹大胆地当面邀请正要退席的东乡平八郎大将和他们一起喝酒。令尼米兹等美国海军学员们感到意外的是,东乡大将满脸笑容地接受了尼米兹的邀请,与这些年轻的美国小伙子一一握手,并用极标准而流利的英语同他们简单交谈了片刻。这是尼米兹唯一一次见到东乡平八郎这位享有世界级声誉的海军名将。这次极其难得的片刻会晤,给年轻的尼米兹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他暗自发誓: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位比东乡平八郎大将更出色的海军统帅。直到尼米兹后来成为将军时,他仍然尽力保留对东乡平八郎大将的敬意和怀念。
  
  1907年,尼米兹完成了海上实习,“俄亥俄”号战列舰的洛根舰长在给海军学院的报告中写道:“我很高兴能介绍尼米兹实习舰员的情况,提供你们参考:他是一名优秀军官。”尼米兹因此获得了海军少尉军衔,成为一名正式的海军军官,并出任一艘鱼雷艇的艇长。两年后,尼米兹越过海军中尉军衔,被破格提升为海军上尉,并被调往潜艇部队任职。由于对潜艇技术问题的刻苦钻研及其出色成果,27岁的尼米兹于1912年以潜艇专家的身份,应邀在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作了专题演讲,获得一致好评,从而开始在美国海军崭露头角。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尼米兹作为“莫米”号油船的船长,驾船赴大西洋承担海上油料补给任务,他成功总结出一套切实可行的纵向航行加油的方法。曾任英国参谋总长的加富尔元帅认为尼米兹是一位观念领先的专家,这种经验对于他以后在太平洋中发动高度机动性海上战争也大有贡献。大战结束后不久,尼米兹改任‘南卡罗莱纳“战列舰的副舰长。1922年,尼米兹被提升为海军上校,并被送入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深造;这意味着尼米兹将步入美国海军高级指挥官的行列。在学习期间的兵棋演习中,尼米兹打破海军传统的战列线战术惯例,探索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圆形战斗队形。毕业后,尼米兹出任美国海军主力舰队的助理参谋长。在舰队司令官罗别森将军的支持下,尼米兹组织进行了圆形战斗编组的海上演习,并将美国当时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纳入战斗编组之中。尼米兹所倡导的这种圆形战斗编组,后来终于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标准的航空母舰战斗队形。此后,尼米兹先后出任了潜艇分队司令官、驱逐舰分舰队司令官、巡洋舰第二分舰队司令官和战列舰第一分舰队司令官等重要指挥职务。1938年7月,尼米兹荣升为海军少将,就任特遣舰队司令官;次年,被调升为海军航海局(现名海军人事局)局长,尼米兹的杰出指挥才干受到美国白宫的重视。在他成为海军少将后不久,罗斯福总统亲自召见了他,并打算让他越过比他资历更深的28位海军将官,出任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尼米兹认为自己资历太浅而婉言谢绝了罗斯福总统的好意;此时身在美国海军部高楼之上的尼米兹,渴望有机会重返波澜壮阔的大海。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以第一航空舰队6艘航空母舰为主的海上机动部队,用不宣而战的方式,成功地偷袭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的母港珍珠港基地。经过短短两个小时两次空中攻击波的猛烈空袭,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集泊在珍珠港内的全部8艘战列舰、10余艘巡洋舰等40多艘军舰,以及300多架飞机遭受严重损失(该舰队的3艘航空母舰因出海未归而得以幸免),官兵死伤3600名,珍珠港基地的码头、机场和船台等设施均遭重创。
  
  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的事件,立即震惊了整个世界。一位美国记者曾经这样写道:“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忘不了 1941年12月7日这一天他们身在何处。他们对于听到日本袭击珍珠港美国舰队这一令人难以置信消息时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尼米兹正在华盛顿家中收听收音机,当无线电播音员大声报告日本海军偷袭并重创了珍珠港的消息时,尼米兹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并立即前往海军部大楼,匆匆之中只给妻子凯瑟琳留下一句话:“只有天晓得什么时刻才能回来。” 尼米兹在晚年回忆说:当时他坐汽车从家里去海军部的路途好象没完没了,每条街区像是千里迢迢,每一瞬间像是难捱的岁月。
  
  美国总统罗斯福立即宣布对日进入战争状态。从珍珠港的废墟上视察回来的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向总统报告太平洋舰队几乎损失殆尽的坏消息。罗斯福总统深知太平洋舰队和太平洋战区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他大声作出了一个不容更改的决定:“告诉尼米兹,到珍珠港去收拾残局;然后留在那里,直到战争胜利!”
  
  1941年 12月17日,切斯特·威廉·尼米兹正式接受了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总司令的职务,他越过了28名比他资历更深的将官;同时,他被晋升为海军四星上将。当时,没有人能够解释罗斯福总统及诺福克海军部长会作出这样令人不可思议的决定;但幸运的是,不久之后的历史却充分证明,这一决定是极其明智之举。临危受命的尼米兹上将立即飞赴夏威夷;迎接他的珍珠港是一片狼籍,舰船倾覆、瓦砾成堆,焦糊的空气中弥漫着悲观失望和消极避战的低落情绪。航空母舰被命令滞留在海上,仅仅是为躲避日军可能的再次空袭;大型舰船只有在急需补充油料和给养时才准予回港,并且只允许单艘返港,目的是在遭到日军新的袭击时少受损失。但在外海豪无目标的巡航中,美军的这些大型舰只将冒着随时遭到日军潜艇攻击的危险。目睹这一切,年过半百的尼米兹上将深感自己此次肩负的使命是如何艰巨,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珍珠港的美军官兵们默默地注视着这位新上任的总司令,众人的目光中不乏疑虑的神色。当时的参谋军官、后来成为檀香山《红星简报》编辑的比尔·尤英说;“当我第一次见到尼米兹时,他站在珍珠港海军机关大楼的第二层,看起来不怎么像一个要竭尽全力把国家从前所未有的困境中拉出来的那种领导者,反倒像是一个退休的银行家。”满头白发的尼米兹知道自己面临的首要任务是尽快恢复太平洋舰队的士气和战斗力,他既没有急于处理那些失职者,也没有过多责备那些悲观失望和持有失败主义观点的军官,而是告诉大家“眼睛要向前看,不要向后看”、“要树立团结精神,齐心协力作战”。为重振士气,尼米兹于1942年1月指挥由2艘航空母舰组成的联合编队,对日军控制的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实施了一次闪电式突击行动,取得战果。这是美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首次得分,极大地鼓舞了美军官兵的战斗士气。
  
  2月上旬,尼米兹又开始筹划对日本首都东京的空袭行动。为实现这一行动计划,只能启用陆军航空队(当时美国尚无空军这一军种)的B-25岸基远程轰炸机。该机从航空母舰起飞并对东京实施空袭后,将直接飞赴中国陆地择地着陆,这在当时是一相前所未有的大胆决断。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筹备,B-25远程轰炸机从航空母舰上腾空而起,很快就出其不意地将炸弹投在日本东京和名古屋等城市,重挫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并迫使日军急调一部分兵力回本土设防。在此同时,尼米兹督率下的太平洋舰队情报部门在短期内破译了日本海军的部分无线电密码;不久,美军潜水员又在澳大利亚达尔文港外50米深的海底,从一艘被击沉的日本潜艇残骸里找到了日军的战略密码本、战术密码本和商船密码本。于是,日本海军的作战动向,就处在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严密掌控之中。4月底,为扩大外防御圈以抢先制止美军对日本本土的再次空袭,日军出动了一支由航空母舰等海军重兵护航的登陆大军,直奔珊瑚海方向。在准确获悉日本海军的动向后,尼米兹将手中仅有的两艘航空母舰、8艘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集中编成一支特遣舰队,由弗莱彻将军指挥,星夜驰往珊瑚海方向。
  
  从5月7日拂晓到8日黄昏,珊瑚海海域硝烟弥漫,惊涛四起,爆发了一场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舰的大会战。在这场著名的珊瑚海大海战中,美日交战双方的军舰互不照面,只是由舰载机向对方实施远距离的空中攻击,这也是人类海战史上的创新之举。此战双方互有损失,但从战术上看,日本海军占了便宜。但战略上结果却是完全相反,因为日本海军在此战之后的退却,使美军保住了与澳大利亚的海上交通线。此战是日本自发动侵略战争以来首次受挫,太平洋战争亦由此转入战略僵持阶段。
  
  珊瑚海的硝烟刚刚散尽,日军转而要夺取北太平洋的中途岛,将其海上防线推进到中太平洋,以切断美军的海上补给线,并迫使美军退守夏威夷及本土西海岸,从而保证日本本土和日军南进翼侧方向的安全。5月底,日本海军不惜血本,调集了包括8艘航空母舰在内的近200艘大型作战舰只驶往中途岛。美军太平洋舰队确保部门再次准确掌握了日本海军的行动,尼米兹上将立即调集3艘航空母舰和40多艘其他舰艇,组成航空母舰作战编队群,预先驶至中途岛东北200海里海域展开,隐蔽待机击敌。
  
  6月4日凌晨,日军第一机动编队驶至中途岛西北240海里海域,出动第一波108架飞机攻击中途岛。美军航空母舰编队群立即向其接近,在距敌150海里处,连续出动第一、第二波飞机200余架,乘着日航空母舰接受其第一波飞机返航归舰和第二波飞机由炸弹改挂鱼雷的一片忙乱之际,对日航空母舰编队实施连续猛烈的攻击,给予日本舰队重创。美军在此战共击沉日军4艘航空母舰和歼灭250架舰载机(美军损失1艘航空母舰),获得了此战的胜利。
  
  中途岛海战的重大胜利,迅速传遍世界。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的海军史专家E·B·波特教授在著作中写道:“尼米兹将军受到了除轴心国以外世界各国祝贺中途岛胜利的信函和电报。陆、海军军官及其他研究战争的人,都认为中途岛海战是一场决定性的战役,打掉了日军在太平洋的优势,使双方的对抗出现均势。了解情况的人认为,日军最大的损失不是航空母舰或飞机,而是经过训练的飞行员。军事分析家预言,美国不久将转入进攻。”后来,通过中途岛战役的仔细分析和总结,尼米兹上将发表了一项正式声明,进一步强调了美国海军官兵们的功绩:“参战官兵都表现出色,不论在中途岛或海上,还是受客观条件限制未能参加前线战斗的瓦胡岛上的官兵,都是这样。尽管我们的3艘航空母舰在战争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我为所有参战人员团结合作,完成任务的突出表现感到骄傲。打败日军诸兵种和挫败其野心,不仅是海军,而且是美国整个武装部队的胜利。”中途岛海战使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元气大伤;但不甘失败的日本人决定将作战重点转向西南太平洋,企图以所罗门群岛最南端的瓜达尔卡钠尔岛(简称瓜岛),作为切断美国与澳大利亚海上交通线的前进基地。中途岛海战后,美军立即制订了代号为“了望台作战”的计划,决心在太平洋战场易守为攻,其首要目标也恰恰选定为瓜岛。
  
  1942年8月7日,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约17000人轻易攻占了由日军驻守的瓜岛机场等要地。日军大本营大动肝火,发誓要乘美军立足未稳之际把他们消灭掉。两天后,日军即调集兵力对瓜岛实施反击。当天深夜,第一次所罗门海战揭开了瓜岛战役的序幕。日军低估了美军登陆部队的实力,因此不断增加反击兵力;美军也不断投入重兵,这就使原来想象中的一场速决战逐渐演变成为一场持久战。由于瓜岛争夺战非常重要,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大将亲赴瓜岛附近海域坐镇指挥。9月30日,尼米兹上将冒雨乘坐B-17轰炸机飞抵瓜岛,亲自视察这场整个战争中最残酷的战斗。为争夺瓜岛这一战略要地,美日两国的部队进行了持续长达半年之久的激烈鏖战。瓜岛这个弹丸之地,成为这场战争中血肉横飞的“绞肉机”,瓜岛附近的交战海域也获得一个“铁底海湾”的雅号。日军陆续投入并消耗了当时可以调用的所有机动兵力,但最终被迫撤出瓜岛。瓜岛战役使日美双方各损失24艘驱逐舰以上的大型舰只,日军损失飞机600多架,人员伤亡24000多名;美军飞机损失不多,但也有5800人伤亡,结果是保住了瓜岛这一战略要地。
  
  1943年5月,美军决定沿中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两条路线向日军发动攻势。中太平洋作战由尼米兹上将亲自指挥,西南太平洋作战由麦克阿瑟上将指挥,基本作战模式是逐岛进攻。11月,尼米兹上将指挥的中太平洋美军兵力首先发起对吉尔伯特群岛的进攻,日军在塔拉瓦岛展开顽强的抵抗。在这个珊瑚岛上,平均每平方公里就躺着6000具士兵的尸体。战斗一结束,尼米兹上将就登临塔瓦拉岛实地考察日军设防情况,看到尚未来得及掩埋的大量士兵的尸体,他禁不住说:“这是我第一次闻到死亡的气息”。鉴于美军在此受到的重大伤亡,尼米兹上将对美军下一步作战计划作出重大修改,改逐岛进攻为越岛进攻,这样既可以减少部队伤亡,又可加速战役进程,收效甚大。
  
  1943年底,以美国为主的盟军部队相继攻占了阿留申群岛、吉尔伯特群岛、所罗门群岛,以及新不列颠岛之大部和新几内亚东南部。至此,太平洋战场的战略主动权已落入盟军手中。为使美军在进攻中减少损失,尼米兹上将亲自选择了一个荒岛,命令士兵们模拟修筑了日军防御工事,并派武器专家实地研究克敌良策。在尼米兹上将的精心准备和指挥下,美军于 1944年2月一举攻克马绍尔群岛主要岛屿,美军以伤亡356人的微小代价,获得歼敌8122人的显赫战绩,可见尼米兹上将高超的作战指挥艺术。
  
  从1944年末到1945年初,尼米兹上将统率中路大军,会同麦克阿瑟将军的部队,攻占了菲律宾群岛。接着,尼米兹上将又率领中路大军浴血奋战,于6月底攻占了硫磺岛和冲绳岛,终于砸开了日本的“国门”。
  
  在冲绳岛战役尚未结束时,尼米兹上将就开始着手制订攻打日本本土的大规模登陆进攻计划。遗憾的是,这一作战计划未及实施,日本天皇即于8月14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尼米兹上将终于实现了为珍珠港事件报仇雪耻的夙愿。
   
  1944年底,为使美国各战区总司令的军衔能与盟国相对应,美国国会制订了一项可授予陆军和海军将领五星上将新军衔的法令。12月19日,美军有4位陆军将领和3位海军将领(此时,美国仍未有空军这一军种)被授予此项最高军衔;来自德克萨斯州深山里的德国移民后裔的遗腹子尼米兹光荣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1945年9月2日,在美国太平洋舰队“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举行了盟军接受日本无条件投降的签字仪式。在简短的仪式结束时,天空中云开雾散,近千架美军飞机在金色的阳光下呼啸着编队飞过“密苏里”号战列舰的上空。在此时,尼米兹上将立即发出早已拟好的向太平洋和美国进行广播的声明:“今天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们都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并为我们联合作战所取得的成就而感到骄傲。我们应该歌颂那些为保卫自由而献身的人;我们对他们负有一项庄严的义务——保证他们的牺牲将有助于人类创造一个更美好、更安定的世界。而今,我们着手致力于重建国家和恢复国力的伟大事业。我确信,我们将能够运用技能、智谋和敏锐的思想来解决这些问题,犹如我们为了赢得胜利曾经做过的那样。”
  
  为表彰尼米兹上将在太平洋战争中的卓著功绩,华盛顿方面决定1945年的10月5日为“尼米兹日”;这一天,尼米兹上将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合会议上发表了演讲:“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海上力量,不应轻描淡写地赞许一通就任其消亡。”他以这样一段对和平的祈盼作为演讲的结束语:“愿全世界都能友好相处,但是我们一定要把橄榄枝扎根在含有优质235铀矿的肥沃土地上。我认为这不是什么挖苦话,用我们德科萨斯州山区和海军的话来说,这是一句老实话。”
  
  演讲后的尼米兹上将乘坐敞篷汽车游行,华盛顿市共有50万人上街向五星上将欢呼致意。在白宫,杜鲁门总统为尼米兹上将授勋;尼米兹上将谦逊地表示:“我们只打了一场小战,却获得了最高的荣誉。”在稍后的一系列庆典场合中,尼米兹上将多次特别强调指出:“如果没有强大的海上力量,我们在太平洋战争中决不能前进一步。”
  
  1945年11月,美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向白宫建议由尼米兹上将接替自己 的职务,并向总统表示,如不任命尼米兹上将为海军作战部长,他必须向美国人民作出解释。11月20日,总统宣布了和平时期高级军事将领的任命,由尼米兹上将出任海军作战部长(美国海军不设参谋长,其作战部长是海军最高的军事指挥官,相当于陆军的参谋长);陆军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同时出任陆军参谋长。
  
  在12月15日的交接仪式上,金上将说:“在把海军作战部长的工作交给尼米兹时,我确信会将这个重担交到优秀而可靠的人手里。”而继任的尼米兹上将则重复了自己在1941年出任太平洋舰队总司令时向记者们说过的话:“我身负重任,我当尽力而为!”
  
  海军作战部长两年的任期很快就过去了,尼米兹上将在任期内审批了优先建造核动力潜艇的项目,并发表了一系列向往和平的文章,他指出:“我相信只要存在任何成功的希望,就必须运用外交手段。和平可以获得,但我们必须具有勇气、耐心和才智。”
  
  1947年12月15日,尼米兹上将从海军作战部长的职位上退休;他在这一天的日记中是这样记叙他海军生涯的终结:“我觉得好象如释重负,凯瑟琳和我似乎刚刚开始生活。我们有一个儿孙满堂的美满家庭,我们怎能错过这种完满而愉快的生活呢?”
  
  1966年2月20日,美国海军五星上将尼米兹在旧金山逝世。在最后的弥留之际,尼米兹上将要求死后葬礼从简,并把他埋葬在太平洋岸边的国家公墓里。因为这位来自深山的海军上将,希望在公墓里可以朝夕不停地眺望他曾经创造出盖世伟业的蔚蓝色太平洋。

[原:大图音画]春天的味道! - 天空星星 - 天空星星的博客小屋



欢迎欣赏更多精彩内容!



大图音画篇

星星音画篇

精彩视频篇

节日祝福篇

点击头像进入彼岸桃花博客

电脑软件篇

博客制作篇

图文链接篇

生日素材篇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